第991章 不气盛能叫年轻人?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3357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3 03:53:37

赵府赵昊院花厅中。

邵大侠闻言觉得有些扯,心说要真如你所说,那张居正和杨博两位大佬,煞有介事摆你这一道作甚?吃饱了撑的不成?

不过大家气氛这么融洽,他也不好把话说得太难听,便闷声道:“这次海运之议,不是公子在主持拉票吗?”

“这是错觉啊。海运是我们江南集团提出的,恰好西山公司的董事长是我干娘,又因为漕粮海运、利泽江南,所有苏浙官员都很支持,所以大伙儿才把这事儿看成是我的事儿吧?”赵昊一脸无辜道:“要是换了别的事,你看他们听不听我的?”

邵大侠闻言心下一阵腻味,他最讨厌的就是当官儿的跟他打太极。没想到自己的小迷弟,小小年纪也来这一套。

他刚要开口,却见赵昊话锋一转,正色道:“但既然是樗朽先生开口,那在下无论如何都不能不给这个面子!”

邵大侠心下一喜,丝丝不快登时烟消云散。江湖人士混的就是个面子,赵公子,上道!

却又听赵昊话锋一转道:“但请先生也给我个面子,再耐心等上几天。等廷议之后咱们再聊。”

“呃……”邵大侠有些蒙,心说我不就是因为能卡你的廷议,才来上门谈判的吗?

廷议过了还怎么谈啊?

他摇摇头,让自己清醒一点儿,问赵昊道:“赵公子此言何解?莫非廷议之前,不准备跟老西儿谈了?”

“不错,老西儿出尔反尔,甚是可恶,不跟他们拼一下子,这口气顺不过来!”赵公子端起酒杯,仰头一饮而尽。然后吐一口浊气,看向邵大侠道:“不知樗朽先生是否可以理解?”

“理解理解,不气盛能叫年轻人吗?”邵芳重重点头,感觉这小子像同道中人,多过像商人。

“好,有道是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!”赵昊高兴的起身抱拳道:“樗朽先生,在下现在就可以答应你,无论廷议的结果如何,回头我都会去新郑一趟,拜会高相爷的!”

“公子当真?”邵芳闻言心下大喜。赵昊千里迢迢去新郑,这诚意之大,完全出乎他的预期了。

“本公子一个唾沫一个钉!”赵昊昂然道。

“成,我信你!”邵芳也端起酒杯,跟赵昊碰一下,饮尽杯中酒道:“到时候,我陪公子走一趟!在下和高相爷是同志,就是有再大的疙瘩,也帮你们解开!”

“好!有劳大侠了!”赵昊欣然应允,两人便推杯换盏,放开喝起来。

赵昊不胜酒力,还吐了一回,见他如此舍命陪君子,把个邵芳感动坏了,觉得这个兄弟,交得!

~~

日头西斜,酒席方散,邵大侠摇摇晃晃告辞,极力让赵昊不必相送。

赵昊却坚持在巧巧和马姐姐的搀扶下,将邵大侠送到了院中,又跟他依依惜别,还约了下次见面的时间,这才不舍的放他的轿子离去。

巧巧和马湘兰略有些吃力的,架着醉醺醺的赵公子往卧房走去,高武过来想要搭把手,却被两人拒绝了。

两人把赵昊扶上床,给他脱掉鞋子,解开衣襟。马姐姐将手掌按在他的小腹上,给他按摩解酒。

巧巧又端来白萝卜汁蜂蜜水,服侍赵昊饮下,他的样子这才没那么难受了。

这一阵忙活,二女都出了一身汗,却顾不上自己。巧巧一边用温热的棉帕给赵昊擦脸,见他紧皱着眉头的样子,又是心疼又是不解。忍不住小声道:

“他平日最多喝几杯素酒,今天怎么忽然转了性?跟那人放开了喝起来,而且还不耍诈。”

“公子也没办法啊,那邵芳是江湖人士,这种人就怕被人瞧不起。公子要不跟他敞开了喝,他就会认为公子没把他放在眼里。再者他那样的人,什么江湖手法没见过?你跟他耍诈?还不如不跟他喝呢。”

马姐姐就懂行多了,她伸手理了理赵昊粘在耳边的鬓发,轻叹一声道:“外人都说公子气运鼎盛,却是只看贼吃肉,不见贼挨打。”

“哎,何苦呢?”巧巧噘着小嘴道:“非要赚那么多钱干什么?”

“这不是钱的事。”马姐姐柔情似水的看着赵昊,渐渐有了大人样的面容道:“公子不为了他自己,他心里头装着太阳和月亮,还有浩瀚的海洋呢。”

“呃……”巧巧听不懂了,心说那怎么装得下?

~~

话分两头,邵芳的轿子回到了,他在北安门外菊儿胡同的住处。

今天酒逢知己,他喝了不少,又让轿子一摇晃,就更加晕乎了。

下得轿来,女婿沈应奎将他扶进堂中,见他脚步踉跄、面色通红,赶紧给岳父端上酸笋醒酒汤。

喝完醒酒汤,邵芳状况缓和了不少,长出口气笑道:“妈的,不光拳怕少壮、酒也怕少壮,今天差点被个后生灌倒。”

“老泰山不能跟年轻人较劲了。”沈应奎是个习武的读书人,生得十分魁梧,闻言笑道:“不过看这样,此行还是比较愉快的。”

“还行吧,没想到那赵公子居然很崇拜老夫。”邵大侠拢须得意一笑。

“那事情谈得也很顺利了?”沈应奎追问道:“小婿该如何回复那边?”

“呃……”邵芳神情却有些凝滞,端起茶盏喝了两口,方叹气道:“赵公子是个高人啊,咱们家在江南,能不得罪最好别得罪。”

“哦?”沈应奎一愣,老泰山早晨出门时还踌躇满志,放话说拿下黄口小儿易如反掌之类,怎么一顿酒喝完,就往回收的这么厉害了?

“告诉老西儿,让他们自己去跟赵公子谈吧,咱们不掺合了。”邵芳说完,扶着桌案起身,进里屋睡觉去了。

沈应奎难以置信的看着岳父的背影,他可知道自己这位老泰山狂的没边,把徐阁老视为冢中之枯骨,将高相公视为可居的奇货,就连天下奇才杨博也没放在眼里。

从前唯一让岳父忌惮的,只有一个张居正。没想到今天又多了个赵昊,不知那位赵公子到底是生了三头六臂,还是长了翅膀?居然能被岳父如此看重。

沈应奎在厅中呆立良久,无奈的摇摇头,出门报信去了。

~~

沈应奎来到三晋会馆时,正赶上晚饭时间。

幽静的小院中,吏部尚书杨博、兵部尚书霍冀、户部总督仓场侍郎王国光、翰林侍读张四维,翰林庶吉士王家屏,以及户科左给事中韩楫,监察御史侯居良,正围着紫檀木的炕桌,呼啦呼啦的剥蒜吃面。

除了张四维和王家屏,其余五位便是后日廷推的山西籍投票大臣了。

“给额老陈醋瓶瓶。”盘腿坐在最里头的杨博伸出手,坐在炕沿的王家屏,赶紧从桌上泪流满面的醋瓶瓶里,准确的找到那瓶老陈醋,递给了杨天官。

杨博往大碗宽面里哗啦啦到了半瓶醋,又加了两大勺蒜汁,用筷子搅合均匀了,捧起碗来尝一口面汤,登时大赞道:“熨帖!”

这时,他堂侄杨四和领着沈应奎进来了。后者把邵大侠的话,原封不动的转达给低头吃面的杨天官。

屋里愉快的气氛顿时一滞,就连吃面的呲溜声,都慢了很多。

要说还是杨博沉得住气,点点头,邀请沈应奎坐下来一起吃面。

沈应奎能连这点儿眼力劲儿都没有?一看气氛不对,赶紧婉拒不敏,告辞离去了。

他一走,侯居良啪的搁下筷子,气愤道:“江湖人就是靠不住,额们为谁辛苦为谁忙?姓邵的倒先置身事外了!”

“就是!”韩楫等人也郁闷的附和,三位大佬却不动声色,继续吃他们的大碗宽面、高粱面鱼鱼、臊子面。

直到把一大碗面连汤汁都喝光,杨博才打个蒜味饱嗝,拿起帕子擦擦嘴,对一直低头不语的张四维道:“子维啊,你怎么看?”

杨博年事已高,逐渐将话语权交给了张四维这个接班人。

在山西帮里,张四维是最热心起复高拱的一个。这次晋党针对江南集团的行动,也是他极力促成的。

在张四维的算计中,他们可以利用这次廷推,好好教训下新崛起的江南集团,为新郑公起复扫平障碍。没想到邵大侠忽然不想当这个恶人,让山西帮的处境好生尴尬。

“我承认,我误判姓赵的小子。”张四维对赵昊有一种本能的反感,虽然两人都没照过面。

若是从底层一步步爬上来的官员,心里再不爽,也不会表现出来。但张四维出身巨富之家,年纪轻轻就点了翰林,又被晋党大佬视为接班人的不二人选,自然有任性的本钱。

他吐出口浊气道:“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刚,宁愿跟新郑公讲和,也不肯向我们低头。”

“其实是可以料到的,这小子最大的本事,就是跟人搞关系。”王国光也搁下碗,擦擦嘴道:“估计他也早就想缓和一下,跟新郑公的关系了。咱们这次让邵芳出马,反倒正给了他这个机会。”

“早知这样,还不如直接跟他谈呢,何苦弄到这一步?”王家屏是隆庆二年的进士,自然不愿意跟赵二爷一干同年闹僵。所以他是不认可张四维的做法的,只是在晋党资历尚浅,没法直接反对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