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4章 病菌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3340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3 03:53:37

丝织业是江南的支柱性产业,因为它的高利润,江南百姓才能过上基本温饱的日子。也因为它的高利润,江南的大户和农民,才会纷纷弃稻种桑。经过调研,江南十府61个县中,已经有四十个县的桑田超过了稻田面积,几乎家家户户都在养蚕缫丝。

更别说那一百多万完全脱离土地,以丝织行业为生的织工了。

说‘蚕宝宝安则江南安,蚕宝宝危则江南危’,这话一点都不夸张。过去几年行情不好,就连县太爷都急的团团转,拉下脸来求着江南集团兜底收丝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眼下江南集团终于打通了海外贸易,丝绸的销路不愁了,各县的丝社、绸舍、蚕农、织户,都摩拳擦掌,铆足了劲儿的扩产,想要把前些年的损失补回来。

谁知却爆发了蚕病……

看着昨天还好好的蚕宝宝,一夜间就大片死亡。蚕农们男默女泪,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。

开丝社的大户们也急啊。之前说过,蚕农们都是先向丝社借钱养蚕,待到缫丝之后,以生丝连本带利偿还。为了鼓励蚕农们扩大生产,也为了赚取利差,好多大户们都向江南银行贷了款,然后借给蚕农们。

这要是损失太大,连贷款都还不上,他们抵押的田宅可就要被银行收走了,于是遭灾六县的丝社,纷纷向江南银行求告,希望能宽限些时日。

其实就算他们不求告,江南银行本身也能发现问题。赵公子总结银行业四百年的经验,为江南银行制定的内控制度可谓相当完善。加上由江雪迎亲自担任行长,制度的执行和监督自然得力。

江南银行在各分支行,都设有负责风控的副行长,以及负责贷前调查、贷中审查,贷后检查的信贷部。尤其是信贷部,会派遣专员定时走访贷款户,检查他们的贷款用向和经营状况。

按照合同,贷款户必须配合检查,如实反应。这是他们获得低息贷款的代价,如果抗拒检查或弄虚作假,将被送上江南银行黑名单,从此别想再贷出一文钱。

所以很快,六个县的信贷专员都上报了风险,然后触发了江南银行的预警机制,第一时间被反映到了江雪迎那里。经过与刘正齐等人的研判,江雪迎得出了可能会大规模爆发蚕病的结论,便一面授权下面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免息延期,一面赶紧汇报给赵昊,请他来拿主意。

对于是江南银行先预警,而不是江南纺织或者那六个县的开发公司先预警,赵昊感到十分无语。直接在江南技院上钟……哦不,上课时,狠批了一顿高管们麻痹大意、报喜不报忧的腐朽作风。

然而他自己也有责任,他把集团和各公司的高管,拉了一半来江南技院脱产上课,剩下的一半维持公司日常运转都很勉强,哪顾得上那么多?

于是赵公子又展开了自我批评,并表示自己会亲自挂帅处理此事。

然后他就来找马一龙了……

然而马一龙的答案,却没法让赵公子满意。

“这两种蚕病,一种是白僵病。《神农百草经》上便有记录,是一种常见的蚕病。用硫磺熏烟法即可防治。”马一龙神态凝重道:“不过没法根治,往往死灰复燃。而且能掌握这门技术的蚕农也不多,不小心会把蚕宝宝全都熏死。”

“更麻烦的是另一种病,老夫以前没见过,查遍典籍也一无所获。”马一龙叹息一声道:“这老天爷也太作弄人了,降下这么多瘟病来糟践世间的活物。”他火气大也有这方面原因,愁的。

“这跟老天爷没关系,是病菌引起的。”赵昊却摇头笑道。

“病菌,那是什么?”因为和赵公子接触太少的原因,马一龙目前对微观世界还一无所知。

“一两句话说不清楚。”赵昊笑笑道:“不如我们明天去一趟江南医院吧。”

“那是给人看病的地方,还能给蚕看病?”马一龙不解问道。

“其实从科学角度来讲,人和蚕的共同点,远大于区别。”赵昊卖个关子道:“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好吧……”马一龙只好无奈应下,他每天都很的珍贵,不愿浪费。

~~

翌日一早,赵公子便乘船来接马一龙。昆山农学院傍水而建,有码头与城中各处相连。

马一龙终于换下那身老农似的打扮,在儿子马震伯的陪伴下上了赵公子的船。

船出昆山城,来到业已完成扩建的娄江上。

作为海瑞太湖水患治理的一部分,娄江拓宽工程分为四段,由吴开司、长开司、昆开司和太开司分段负责。

因为娄江非但有为太湖泄洪的功效,还是四县间最重要的运输通道,是以四县长官和开发公司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按期完成了沿岸民居商铺的拆迁工作,并在三月底工程全线完工。

如今,娄江已经从原先不足十丈宽,拓宽为整整三十丈,而且引入阳澄湖、青秋浦等水源,保证枯水期也有充沛的水量。

是以虽然娄江交通愈发繁忙,堵船的现象却不复存在了。

这让马一龙不禁感慨道:“以往老夫当知府时,想做点什么事,各县推诿扯皮,万难成行。如今江南各县却齐心协力,如此浩大的工程顷刻而成,江南集团实在是高啊。”

“哎,我们不过做点生意,哪有那么大本事?都是海公雷厉风行,蔡公领导有方啊。”赵昊忙谦虚笑道。

“呵呵。”马一龙淡淡一笑,虽不信他这鬼话,却也没争辩。

他在朝廷和地方都干过,自然知道权力不在你官有多高,而是有多少人肯听你的,你能调动多少力量为我所用。按照他这个标准判断,江南集团的权力怕是早已超过江南巡抚,更别说一个知府了……

当然,他知道赵昊的顾忌在哪里,但江南集团就像屋子里的大象,想不引人注目,可能吗?

反正马一龙觉得悬。尤其如今当权的高阁老,那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铁腕宰相,能容忍江南集团扩张到什么时候?

马一龙只希望那一天能晚一点到来……

说话间,两人乘船拐出了娄江,穿过日趋繁华的澞河镇,来到了小澞河畔的江南医院。

万密斋的长子,江南医院实验室主任万邦忠,和李时珍的大弟子,江南医学院实验室主任庞宪,带着几名学生,在码头等候赵公子的到来。

要是换了别处,得知赵公子要来视察,肯定所有领导都要放下手头的活计,倒履相迎了。但江南医院的三巨头才不会浪费时间拍他马屁呢……原本李时珍还能迎接他一下。但以李院长如今的地位,已经有充足的经费和人脉搞出《本草纲目》了,自然也就懒得再做表面文章。

说起来,这也赵公子自作自受。当初江南医院成立时,是他要求他们不阿权贵的,惹了麻烦他兜着。不然这个达官贵人请他们去看病,那个太太小姐请他们去复诊,医院正常工作全耽误了。

于是久而久之,三位神医变得一个比一个牛气,连他这个集团创始人,兼科学医学奠基人到来,都懒得出迎了。

“这是好事儿啊……”赵昊还能说什么?只能对告罪的万、庞二人讪讪笑道:“专注攀登医学高峰,功在当代、利在千秋嘛。”

“公子果然善解人意。”万邦忠歉意笑道:“就是这么回事儿,自从公子将显微镜介绍给我们,

家父和两位李伯父就疯魔了,现在只要不是坐诊,就一定泡在实验室里,连吃饭睡觉都嫌浪费时间。”

马一龙听得一阵迷糊,这‘显微镜’又是什么东东?怎么会让天下闻名的三位神医痴迷成这样?这跟蚕病又有什么关系?

带着满心的疑问,他跟赵昊来到了与江南医院一墙之隔的江南医学院。

医学院占地五十亩,有漂亮的校园、花园,粉墙黛瓦玻璃窗的教学楼,实验楼和校舍。

万邦忠告诉赵昊,医院和医学院都有实验楼,不是为了榨取集团资金,而是有不同的作用。

前者主要用于医学研究,后者则侧重教学研究。此外一些不适合在人多眼杂的医院做的实验,比如人体解剖,动物实验,都放在医学院的实验楼中。

之所以都要盖成楼,也不是为了气派,而是因为江南气候潮湿,楼层越高实验环境越好……

看着他一脸紧张的样子,赵昊不禁暗笑,这就是当过官儿和没当过官的差距。看看人家孟河先生,农学院的花销是医学院的三倍,他眉头都不眨一下。

在实验楼一楼,众人换穿了白棉布的连帽实验服,戴上鞋套,胶皮手套、口罩和护目镜。

马一龙还是头回戴这些东西,自然很不习惯,感觉像戴孝一样。但他对科学的态度十分的谦卑,跟对赵昊的态度截然相反,所以还是默不作声的披挂整齐,跟着上去二楼。

他发现他们的目的地,是被墙板单独隔开的,跟其余实验室都不想通,木制门牌上的写着‘病菌实验室’五个黑色宋体字。

马一龙兀然想起,赵昊提到过的,蚕病是由病菌引起的。心说难道能在这里得到解答?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