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章 讲道理的大老爷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506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3 03:53:37

上元县衙后堂中,大老爷张东官正左拥右抱。

一个小妾剥开新到的扬州螃蟹,用银勺挖蟹黄喂他,另一个小妾则时不时端起酒杯,喂他喝一口女儿红。

‘金陵好耍子,龟儿子才回四川嗦。’

张知县乐极,心中浮现一句乡音。

谁知此时,败兴的门子进来,奉上一张烫金绸面的拜帖道:“大老爷,刘员外求见。”

“啷个刘员外嘛?金陵城姓刘的员外,不知有多少嗦。”张知县不慎带出句乡音,赶忙拿起餐巾,捂嘴咳嗽两声,改用南京官话道:“虽说本大人是个受气包,但一个区区员外,也敢打扰我吃饭?”

“是苏州商会的刘员外。”门子忙补充道。

“哎呀,贵客呦。”张知县马上换了副表情,捏捏小妾嫩豆腐般的腮帮子,起身道:“更衣,正厅见客。”

洞庭商帮能量极大,在南北二京都能说得上话,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知县敢得罪的。

~~

片刻后,张知县匆匆出来与刘员外相见。

一番寒暄,后者道明了来意。

当然,难免要把自己说成可怜的受害者,好像他堂堂洞庭商帮二号人物,是只受尽迫害的小白兔一般。

“这样啊。”张知县听到被告的名字,便苦着脸搓搓手指道:“那唐友德本县也见过,他与尊驾一样,都是有冠带的,本县只能传他不能拘他。”

前些年为了筹集钱粮抗倭,南京吏部一口气就开出上千张官告,不管你什么出身,只要捐够了钱,就能获封义官,得到冠带。那德恒当的张员外,和这苏州商会的刘员外,都顶格买到了从五品员外郎的义官告身。

虽然不能真个做官,但有这副冠带在,他们就能像这样和官员平等来往了。

鸡贼如唐友德,自然不会放过这样难得的好机会,他也尽最大能力,买到了正八品太常寺协律郎的义官冠带。正八品的义官虽然不起眼,但防备的就是此刻,不至于被一个小小县令,整得家破人亡。

“姓唐的暂且放放……”刘员外黑着脸道:“姓赵的小子是个白身,先拿他开刀吧。”

“那赵公子近来名气不小,前番连小公爷都吃了他的瘪。”便听张知县又推脱。

“老父母放心,我已经调查清楚,之前小公爷一事,是靠了他那便宜哥哥赵锦帮忙。”刘员外忙解释道:“彼时,赵锦是南京御史,真要跟魏国公对着干的话,虽然伤不到老公爷的根本,却也不胜其烦,所以才会让了一步。至于什么登门赔罪,不过是以讹传讹,极尽夸张罢了。”

“哦,是吗?”张知县仿佛手指发痒,还是不断用食指和中指搓着大拇指。

“是的。而且那赵锦已经被调去河北养马了,大人还有什么好顾忌的?”刘员外又劝一句,然后了然的咬牙道:“另外,我告他也不是为了钱,纯粹是讨个公道!是以大人若帮我追回全部损失,愿意奉给县里五千两助学!”

“嘶……”张知县的手指换了个姿势搓动,这是在算账。

略一盘算后,他便干笑一声道:“县学整个都要重修,五千两怕是不太够,少说还需三千两。”

“可以,但是大人要让我出口恶气才行。”刘员外重重点头道。

“成,先交两千两定金……哦不,助学金。”张知县一张老脸笑成菊花道:“本县马上出票拘人!”

“成交!”刘员外看来是恨极了。

收下两千两会票,张知县终于笑容可掬的打了包票。

送走刘员外后,他便让人将李九天叫来。

皂隶是要住在县衙值房里的,李九天很快就过来签押房,跪下听命了。

张知县端坐在书案后,将一张墨迹未干的票牌递给他道:“将这头上的人拿了,先在班房里关几天再过堂。”

“遵命,大老爷!”李九天闻言大喜。有没有票牌,对胥吏来说可是天壤之别!有就是代表县里公干,杀人都不犯王法;没有就是私自扰民,被人杀了都不犯法……

他忙进趋上前,双手接过那票牌,想看看上头的肥羊有多少油水。

“啊,蔡家巷的赵昊?!”谁知才看一眼,便险些魂飞胆丧道:

“小的可不敢惹那活太岁,他连小公爷的人都敢打……”

“放肆!”张知县重重一拍桌案,怒骂道:“你个刁蛮胥吏,这是你讨价还价的地方吗?拿不来人,等着吃板子吧!”

“唉,是……”李九天哪敢违抗大老爷的命令,只好捧着那要人命的票牌,哭丧着脸退了出来。

~~

当天晚上,李九天愁得一宿没睡。

第二天一早,他便换了身便服,也不带白役,一个人来到蔡家巷探头探脑。

冷不防背后让人拍一下,吓得他哎呦一声,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“九天,打什么鬼主意呢?”却见是余甲长一脸奇怪的站在他背后。

“吓死我了……”李九天这才松口气,从地上爬起来,小声问道:“老甲长,公子爷可在家?”

“公子出去避暑,好些天没见人了。”余甲长警觉的打量着李九天道:“你找公子有什么事?”

“有点事和他商量……”李九天听赵昊不在家,反而心定了不少,便对余甲长赔笑道:“和你商量也一样。”

然后他把余甲长拉到僻静处,将昨晚的事情一五一十讲清楚。

“我自然不敢拘公子去蹲班房,可胳膊拗不过大腿,大老爷发了话,这可怎么办啊?”见余甲长黑了脸,李九天先把自己摘出来,然后小心翼翼建议道:“我家大老爷是出了名的讲道理,公子如今身家颇丰,亲自去和他讲讲道理,或者让小的传个话,应该能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吧。”

“这不是我能做主的。”余甲长哼一声道:“回头老朽让人禀报公子,你等着答复吧。”

“好好,请务必尽快。”李九天哭丧着脸央求道:“最多四天,我就要吃板子了……”

~~

小仓山深处,有一莲花湖,此时赵昊正戴着斗笠,与两个徒弟比赛钓鱼。

吴玉走过来,伏在他耳边,将余甲长的话禀报赵昊。

“让余甲长告诉李九天,我九月十八准时露面,早一天都不去。”

“师父不用理会。”华叔阳便笑道:“有人十年前就告我们华家,知县换了三任,也没开过堂。”

“就是,又没杀人放火,理他作甚?”王武阳同样不以为意道:“在太仓,官差都是绕着我们走。”

“好吧,算你们牛。”

赵昊笑一声,忽见鱼漂剧烈抖动,便潇洒的提起鱼竿,将一尾三斤重的大鲤鱼甩上岸来。

他真就猫在小仓山一动不动,任凭县里如何传唤都不理会。

ps.第四更求月票推荐票~~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