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6章 翩翩公子,金陵年少风流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3371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3 03:53:37

赵昊接过酒盅,借着灯光细看这王玉儿,见她气宇温然,鬓发白裙不事妆扮。自是对自身容貌气质无比自信,才敢如此‘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’。

她的自信不是没来由的,只见她肌丰而骨柔,服藕丝履仅三寸纤若钩月,轻若凌波。见人不甚笑语,间一笑一语便令人销魂。哪怕在各个绝色的十二金钗中依然夺目出众,也难怪色国老鬼屠隆,都给出这么高的评价。

可想而知,当这样一位小龙女一般的仙子,当众向赵公子说自荐枕席这种话时,赵昊激动的差点把酒杯吞到肚里。

但以他今时今日的修为,惯会人前显圣,只见赵公子潇洒接过王玉儿奉上的美酒,一饮而尽道:“旁的日后再说,本公子先赠汝一首《更漏子》。”

说着他长身而起,朗声吟道:

“斜月横,疏星炯。不道秋宵真永。声缓缓,滴泠泠。双眸未易扃。霜叶坠,幽虫絮,薄酒何曾得醉?天下事,少年心。分明点点深!”

秋夜虽然漫长,薄酒一杯,怎么能把我灌醉?我心怀天下,儿女情长只能深埋在心中了。

委婉而不失风度的回答了王玉儿自荐枕席的话。

“好词,好人!”画舫上,登时响起满堂喝彩。在座的有屠隆、魏裳、张九一等响当当的文坛巨擘,他们之前就拜读过赵公子的大作,但都不如这种当面信手拈来,给人以强烈的震撼感。

“这才情,真如银瀚之水啊。”张九一捻须赞道:“吾辈老矣,弗如也。”

“最可贵是这份人性,真是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啊!”魏裳竖起大拇指。

“赵施主非但是我大明诗坛的遮羞布,还是我大明词坛的擎天柱啊!”雪浪激动的热泪盈眶,飞笔在一片玻璃上写下这首词,让人送去水台上,投影给观众欣赏。

王玉儿更是眉目异彩涟涟,她没想到赵公子会如此回答自己。再不复方才故作调戏的神态,忙深深拜服道:“是奴家唐突了,望公子给奴家个赔罪的机会,好生为公子把盏除靴。”

“还是改日吧。”赵公子笑着摆摆手,暗暗擦汗道,幸亏雪浪那厮给了一下午准备时间,不然一时间哪能想到这么合适的词儿?

这时,第二位也演奏完毕,过鹊桥而来。王玉儿不能再继续蹭红毯了,赶紧向赵公子再次深深一福,还赠手中罗帕,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去了。

“老弟,你的少年心,把玉儿姑娘的心给勾住了。”这种场合下,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水泥厂厂长华伯贞,也恢复了浪荡老公子的本色道:“不心心相印,岂不让美人伤心乎?”

“你先把你的美人照料好吧。”赵昊翻翻白眼,将那罗帕收入袖中。

~~

这时,第二位金钗杨甄甄来到了画舫上,这是一位美貌与才华并重的才女。非但花容月貌还善音律,雅好翰墨。丹青上的造诣也很深,画作时称逸品。

甄甄是她的小名,她的大号是杨璆姬。故张九一品云:“旧家虢国还秦国,稀世吴璆共楚璆。”极赞其才貌双绝,举世无双。

杨甄甄向赵公子敬酒后,赵昊一饮而尽,深深看她一眼道:“一首《浣溪沙·杨花》送给杨姑娘。”

杨花轻柔多情,乃古往今来情愫满怀的迁客骚人、浪迹天涯的异乡游子们寄托感情和哀思的信物。跟后世人之‘水性杨花’是两个意思。

说完,赵昊便在席前踱步,长声吟道:“百尺章台撩乱飞,重重帘幕开春晖,怜他飘泊奈他飞。淡日滚残花影下,软风吹送玉楼西,天涯心事少人知!”

“好,这首也妙,绝妙好辞啊!”一众名士高声鼓噪,面对这样的天才词人,他们都已经生不出嫉妒之心了。只觉真如雪浪法师所言,此人真乃大明词坛擎天柱,一举改变了国朝二百年词坛暗弱之景象。

“能亲眼观之,亲耳听之,何其有幸啊?”这才第二首,屠隆等人便有化身‘赵吹’的迹象了。

“王盟主之后,必是赵公子执牛耳啊!”余日德感佩道:“我大明文坛终于要兴盛了。”

杨甄甄这种女文青,更是彻底沦陷在这首“杨花”中,她双手捧心,痴痴看着赵昊。只觉这位初次见面的公子,把话都说到她心坎里去了。

“软风吹送玉楼西,天涯心事……少人知……”杨甄甄热泪顺着娇嫩的面颊滚滚而下,哭花了妆也不在乎。她也将自己的罗帕双手奉上,可怜楚楚道:“人生难得一……知己啊……还望公子莫嫌奴家蒲柳之姿……”

赵昊赶紧接过手帕,让人把哭成泪人的杨甄甄扶下去。

“得,又俘虏一个。”待她一走,华伯贞等人便叹气道:“公子,管杀不管填可不行啊。”

“去你们的。”赵昊理都不理这些老色胚,万众瞩目之下,他的人设不能崩。

~~

第三位齐双双,号兰玉。人如其名,体自幽兰香。登临画舫后,满席香醉忘忧。见者惊如洛神湘妃,真一代佳人也!

老色胚们流着口水品云:“丽质人如玉,幽香花是兰。汉宫宜第一,秦史合成双!”

直接把她拔为第一了。

可见嘴上都说重才女,见到真正香喷喷的国色美人,就全都露了本相。

赵昊也在那香气袭人,有些迷醉了,目光迷离饮下齐双双敬的酒,方缓缓道:“这首《清平乐》赠与姑娘。”

说完便幽幽吟道:“风鬟雨鬓,偏是来无准。倦倚玉阑看月晕,容易语低香近。”

他停顿一下,深吸口气,顿觉芬芳满腹,方接着吟道:“软风吹遍窗纱,心期便隔天涯。从此伤春伤别,黄昏只对梨花……”

“公子何须伤春伤别,奴家永远等着公子。”女状元鼓足勇气的说完,将手中罗帕塞到他怀里,便羞红了脸慌乱退去。

赵昊手攥美人香帕,细嗅一下,已彻底不知今夕何夕了……

~~

第四位艾爱儿,身姿瘦长娉婷,清扬妩媚,自词翰书画歌舞箫管蹴鞠走马六博无不擅场,是金陵城顶尖的围棋高手,能解人意无所不靡。

老色胚……哦不,老名士们也是很捧这种消遣解闷第一流的美人,品云:“六宫独倾国,一笑可留春。”

赵公子也是难得见到,这么个无论样貌性格还是爱好,都符合四百年后审美的美人,自然要大赞一番了。饮下艾爱儿的酒后,赠诗曰:

“楚楚腰肢掌上轻,得人怜处最分明。千围步障难藏艳,百合葳蕤不锁情。

朱鸟窗前眉欲语,紫姑乩畔目将成。玉钩初放钗初堕,第一销魂是此声!”

“好诗好诗!”屠隆等人见终于来了首诗,而且是一首多年难得一见的好诗,不禁拍案大赞道:“赵公子的诗,要比词还见功底!”

艾爱儿含羞道谢,还赠罗帕后,赵公子忍不住低声道:“日后若有难处,可找齐大家帮忙。”

“看来老弟很中意此女啊。之前的矜持荡然无存了。”待到艾爱儿欢天喜地下去,华伯贞等人笑道:“想听听‘第一销魂是此声’,那今晚就梳笼了她吧。要是实在喜欢,我们这就帮你赎身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赵昊已经有酒意了,指了指这帮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。真是好兄弟,讲义气。可惜他已经无福消受了。

~~

第五位姜玉儿,生得修而姱绣,慧而婉媚。眉妩而意传,目转而心结。不用说话,不用动作,只用那双勾魂摄魄的大眼睛,就让满船的男人失魂落魄。

屠隆品云:“风月宜为主,心情共此君”。

赵公子饮尽姜玉儿敬酒,在她柔情似海的目光中,熏熏然道:“这首《眼儿媚》,赠与姑娘。”

然后他便目不转瞬看着姜玉儿的眼睛,缓缓道:

“一寸横波惹春留,何止最宜秋。妆残粉薄,矜严消尽,只有温柔。当时底事匆匆去?悔不载扁舟。分明记得,吹花小径,听雨高楼。”

“好!太好了!”一众名士骚客,都已经词穷了,不知该怎么变着花样夸了,只能一句卧槽走天下了。

“花径不曾缘客扫,蓬门今始为君开。”姜玉儿秋波流转,含情脉脉还赠香帕,将自己要说的话,都通过那热辣辣的目光,传达给了赵公子。

~~

第六位金钗王彩姬。玄发而明眸,丹唇而皓齿。瑜骨而雪肤,标格闲逸如野鹤在汀渚,神情清爽若芙蕖之蘸秋水。

王世懋品曰:“璠屿蕴藉昆山璧,明丽婵娟倚月宫。”

赵公子饮尽敬酒之后,赠《玉楼春·白莲》曰:

“娟娟片月涵秋影,低照银塘光不定。绿云冉冉粉初匀,玉露泠泠香自省。

荻花风起秋波冷,独拥檀心窥晓镜。他时欲与问归魂,水碧天空清夜永。”

王彩姬听了,神情郑重的向赵昊行礼道:“奴家受教,今日得此‘水碧天空清夜永’之心,此生无憾矣。”

说完又福一福,便翩然而去,并未留下她的罗帕……

赵公子不禁暗暗反省,这次装的有点过儿。

不过这是好事儿啊,生怕多情累美人嘛。

赵公子有点不爽,是因为破坏队形了,才不是因为没收到香罗帕呢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