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3章 徐邦瑞的白日梦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388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3 03:53:37

徐邦宁绕着太湖兜了个大圈子,紧赶慢赶才回到了金陵城,没有缺席今晚的中秋团圆饭。

这让国公夫人郑氏分外欢喜,招呼风尘仆仆的儿子入席,拉着他的手问长问短。

小公爷能得势,全靠小妾上位的老娘,他从袖中掏出一串牙白与棕黄相间的砗磲手串,把郑氏哄得十分开心。

魏国公徐鹏举明年就七十了,对这个小儿子也十分宠溺,板起脸来佯怒道:“还以为你在华亭乐不思蜀,连中秋节都忘了呢。”

“父亲可冤枉儿子了。”徐邦宁这才摆脱母亲,又拍了拍手,便见两个仆人抬着一具四尺多高的血珊瑚进来。

“就为了等这玩意儿到货,才耽误到今天。”

“呦,这么大的珊瑚可不多见。”徐鹏举上前打量着那枝条匀称,色泽艳红的珊瑚,登时赞不绝口道:“品相也没得挑。”

“父亲这下能比过灵璧侯了吧?”徐邦宁笑嘻嘻道。

临出门前,他妈告诉他,他爹这阵子心情不佳。

因为徐鹏举在灵璧侯家中做客时,见了一株三尺多高的珊瑚。他回家后让人翻遍库房,居然没有找到一株可以媲美的。

堂堂‘徐半城’居然被人压住了,这让老公爷怎么能忍?

但是珊瑚都产自海外,如今是有钱也买不到,只能等机会碰运气,谁知何年何月才能遇上?

快七十的人了,色心消退,对财宝的贪念却愈发炽烈。想要却得不到,他就茶不思饭不想,跟害了病一样。

“唔哈哈,你小子有心了。”徐鹏举不由笑逐颜开,小儿子这份礼物,算是送到他心坎上了。

而且老公爷还有个坏毛病,夸完小儿子,一定要踩一下大儿子。

他瞥一眼默默陪坐一旁的徐邦瑞,哼一声道:“连老夫心里不爽都看不出来,就没把我这个爹放在眼里。”

“父亲教训的是。”徐邦瑞低眉顺目,一副逆来顺受。

徐邦瑞的妻子李氏却难抑愤懑,心说你上次见你大儿子还是端午节。他看都看不见你,怎么把你放在眼里?

再说,你就光想着小儿子,却没发现大孙子也缺席了团圆饭,有这么当爷爷的吗?!

她刚要开口反驳,便被徐邦瑞悄悄踩了下脚面,这才别过头去,没有吭声。

训斥完了大儿子,徐鹏举才让开席,一家人高高兴兴过团圆节。

当然,不包括徐邦瑞夫妇了。

自然,两口子又遭到了老公爷的呵斥,嫌他俩影响一家人过节的心情。

郑氏见这两口子越是吃瘪,就越要刺激他们。

酒至半酣,她故意板起脸来,高声训斥徐邦宁道:“这次可得收收心,不能再出去野了,不然姜祭酒打你板子,可不准跟你父亲哭诉!”

徐邦宁先是神情一苦,旋即大喜过望,一下站起身道:“父亲,坐监的事搞定了!”

“本来挺简单个事儿,去年让你一折腾,才多费了这些工夫。”徐鹏举的两只眼,就离不开那株珊瑚了。

“还不都怪那姓赵的小子!”徐邦宁哼一声,浑不似从华亭落荒而逃,一路上吓得风声鹤唳的样子了。

回了金陵城,小公爷就再也不怕姓赵的小子了。

“你少招惹那小子。”徐鹏举悠悠道:“再让他坏了你的事儿,送我多少棵珊瑚,为父也不替你擦屁股了。”

“嘿嘿,那我就给父亲找更好的宝贝。”徐邦宁闻言心尖一颤,忙耍赖笑道。

“哈哈哈!”老公爷放声大笑起来,显然这番告诫,也只是说说而已。

一旁的徐邦瑞却终于绷不住,颓然低下头去。

李氏更是忍不住,站起身来说了句‘儿媳身体不适。’就直接离席了。

“败兴的东西。”老公爷哼一声,冷声对徐邦瑞道:“你个没用的窝囊废,就是这么教媳妇的?滚出去,好好教训教训她!”

“是,父亲。”徐邦瑞低着头起身,脚踩着棉花离开了厅堂。

没走多远,就听到身后又响起刺耳的欢声笑语。

~~

徐邦瑞成婚后就搬出了国公府,在凤凰台旁的徐家小别业居住。

他跟在李氏后头回了家门,进了内寝,便见妻子妆也没卸,趴在床上哭。

徐邦瑞心下黯然,过去拍着妻子的背,叹气道:“跟着我,让你受苦了。”

“你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?怎么同样是儿子,就一个当成宝,一个当成草呢?!”李氏呜咽道。

“父亲瞧不上我又不是一天两天了。”徐邦瑞叹口气道:“姓郑的拿到诰命后,徐邦宁就成了嫡子,我怎么跟他争?”

“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吗?”其实这才是李氏最崩溃的地方。

“其实早就定了,让徐邦宁去国子监坐监,也不过是为了让他更名正言顺而已。”徐邦瑞站起身来,背着手看向轩窗外的明月,眼中淌下两行清泪道:

“国公之位,怎么会传给我这个不受待见的儿子呢?”

“那你送小志去昆山作甚?还不如留下来陪着我们,咱们一家人关起门来过日子就是。”李氏埋怨道:“我都快俩月没见儿子了。”

“你千万别让人把儿子叫回来。”徐邦瑞深吸口气,平复下心情道:“我是给他找了条不一样的路。那赵昊能护住弟子,儿子不用像我一样,一辈子战战兢兢、窝窝囊囊,生……不如死。”

“你都护不住儿子,那叫赵昊的能护得住他?”李氏坐起身来,红肿着眼看向丈夫。

“他能。”徐邦瑞毫不犹豫的点点头道:“自从去年他让徐邦宁登门赔罪之后,我就已经观察他很久了。”

说着他压低声音,双目闪光道:“我从没见过如此惊才绝艳的少年天才,他身上蕴藏着无穷的能量,可以轻易做到许多看似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“啊……”李氏都听傻了,没想到丈夫对那姓赵的小子,评价如此之高。

“他只是喜欢藏在幕后,加上年纪又小,所以才总会被人有意无意的忽视罢了。”徐邦瑞的脸上浮现出期冀之色,一字一顿道:

“我有种预感,让小志去昆山,会是我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。”

其实他还有半句话没说——‘要是小志能说动赵昊出手帮忙,我说不定还有翻盘的机会’。

但这阵子他自己仔细想过,赵昊完全没道理趟这浑水。以赵公子的聪明过人,还是不要做这种白日梦的好……

ps.回来了,感谢大家的耐心等待,三连更送上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