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8章 我觉得,我可以病的更重点儿……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328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3 03:53:37

不知不觉,日已西斜,江堤上的风越来越大,护卫上来给两人加了斗篷。

海瑞看赵昊都冻出鼻涕了,这才深深看一眼那让他震撼不已的堤坝,开恩道:“下堤吧。”

赵昊如蒙大赦,紧紧裹着斗篷,和海瑞下了堤坝。

有大堤挡风,赵昊连打了几个喷嚏,这才缓过劲来。

海瑞却丝毫不觉寒冷。毕竟他可是在腊月北京都不穿棉袄、不生炉子的海斗士。

他其实还想跟赵昊谈谈吴淞江工程的问题,但看赵昊这副怂样,终于打住了话头。

四轮马车缓缓驶来,禧娃跳下车,朝海瑞呲牙笑道:“嗨,老头,别来无恙?”

海瑞不由一愣,问赵昊道:“这孩子没病吧?”

禧娃如遭重击。

“呃……”赵昊沉吟一下道:“还好。”

他实在没法跟海瑞介绍说,这是和你在北京住对门的赵中丞的二公子。

禧娃不要脸,老哥哥还得要啊。

惨遭二连击的禧娃,有气无力拉开了车门,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赵昊邀请海瑞上车,海瑞摇了摇头道:“老夫自己走回去,不用你管了。”

“那海公自便吧。”赵昊已经耗光了所有的体力,一滴都不剩了。便也不跟海瑞客气,猫腰上了马车。

看看那车厢中豪奢的软包,海瑞突然想到一件事,问道:“听说我一来,江南的有钱人都不敢坐马车了?”

“何止。”赵昊接过面帕一边擤鼻涕一边道:“绸缎衣服也不敢穿,女眷也不准戴首饰,就连家里大门都漆成黑色的了。”

“至于么。”海瑞闻言嘟囔一声道:“把老夫当老虎了吗?”

“老虎哪有海公可怕?!”赵昊苦笑道:“别处的事儿或许有人夸大其词,但味极鲜两家店开业以来一直都是客满。这阵子创始店上座跌到八成,总店更是只有一半上座了。”

“海公或许不知道,味极鲜订桌时,都要先付定金的。客人们交了钱却不来吃饭,说明是真的怕了。”

“哦……”海瑞点点头,没话说了。

“还有江南银行那边,最近不少储户宁肯不要利息,也要把存银提回家。”赵昊苦笑一声道:“据说是准备存去杭州或者扬州的钱庄,以免被你抄家。”

“一群胆小鬼。”海瑞郁闷的哼一声道:“老夫还没上任呢,就不能先等等看?”

“一是海公名声太盛,二是也有人在扇阴风、点鬼火、唯恐天下不乱。”赵昊笑道:“不过也不完全是坏事。畏威方能怀德嘛,只要海公安抚有方,相信局面很快会稳定下来的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海瑞脸上有些挂不住,嘭得一声,给他关上了车门。

“这老头,吓我一跳!”车厢中,差点被夹到手的禧娃愤愤道:“跟小爷做了大半年邻居,居然不认得我。”

“这说明你洗心革面变化大,人家都认不出你来了。阿嚏!”赵昊说着又打起喷嚏。

“是吗?我真的变化很大吗?没有吧。”禧娃又自我感觉良好起来,赶紧给叔叔倒了杯热水。

赵昊捧着水杯,裹了裹身上的斗篷道:“把火拨旺点儿。”

禧娃热得的袄子都脱了,看看车角的暖笼道:“已经很旺了啊。”

“叔,你不会着凉了吧?”禧娃也确实跟以前不一样了,至少会照顾人了。

“阿嚏,有可能。”赵昊抽抽鼻涕,虽然感觉身上还好,但还是谨慎的点点头。

禧娃赶紧拍了拍车厢,高声道:“不去别处了,直接回县衙。

“不,去医院。”赵昊却嘶声道:“我要看医生。”

赵公子花这么多钱请名医、办医院,很重要的一个目的,不就是防着自己生病吗?

而且感冒还有病毒性感冒,可是有重症肺炎危险的。

向来以‘留此身有大用’为由,十分惜命的赵公子,自然不会马虎大意了。

院长,救命!

~~

因为修堤被压坏的路,还没来得及重修。又经过秋天雨水的浸泡,到处坑坑洼洼,坎坷难行。

哪怕是安了杜仲胶轮圈,加装了减震的四轮马车,也依然把赵公子的肠子都快被颠断了。

‘海大人真是英明啊,这破路还不如步行呢……’赵昊本来就不舒服,这下七荤八素,直接晕了车。

半个时辰后,马车颠儿啊颠儿终于来到小澞河畔。

这一段通往医院的路,因为之前林中丞要来视察,昆开司给铺成了水泥路。

至于其余的路段,今年冬天昆开司实在没余力了,只能明年再修。

马车一上水泥路,马上就平稳了,赵公子长长松了口气,让禧娃打开窗户透透气。

禧娃却一下瞪圆了眼睛,他看到海瑞居然也上了这条路。

“你你,你会飞吗?”傻孩子这下更傻了。

“老夫抄的近道。”海瑞得意的走过来。“是你们走得太慢。”

他看一眼车厢里面色蜡黄的赵昊,见这孩子真感冒了,这才感到歉意道:

“抱歉,没想到你这么不禁风。”

“海大人,咱说话得凭良心……”赵昊郁闷的擤着鼻涕道:“我大冬天的陪你在江堤上吹了两个时辰的风,多好的体格也扛不住!”

说着话,他看到只穿着单衣的高武,面色红润的走在马车旁。

这也就罢了,就连白发苍苍的海安,也跟没事儿人似的走在海瑞身后。

“公子不要自卑,我家老爷是纯阳之体,自幼火力旺。”

“你也是吗?”

“那倒不是,小老儿是因为至今元阳未泄。”海安不无得意的笑道:“也就是俗称的……处男。”

“好吧^”赵公子刚要佩服的竖大拇指,却忽然想到谁还不是处男啊。还能有个靠谱点儿的理由吗?

海瑞不放心赵昊,又陪着进了他医院。

这会儿虽然医院已经下班,但对赵昊来说不是问题。

万密斋和李时珍赶紧给他会诊了一下,就是普通的伤风。

以两位神医的医术,连药都不用吃,给他艾灸一下,睡一觉就好了。

“虚惊一场。”海瑞哼一声,走了。

谁知他走后,赵公子却很认真的跟李时珍商量起来。

“我觉的我可以病的更重点儿……”

ps.第五更,求月票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